看见我叫我滚去写作业

这里叶琅,叫Matt还是叫阿九还是什么都是可以的你叫了就是你的(?)
目前除了安雷不逆不拆以外都是杂食,混的圈也非常杂,对于cp你先给我喂啥我就吃啥我不挑食(。)
一个不会画画不会写文的废物了。

今天是六一儿童节
可我还要苦逼的在热死人的教室里备考
还要看着答题卡感受一遍什么叫做自己是个傻子
干嘛啦!!!
大龄儿童没人权嘛????

【安雷】眼睛。

emmmm,第一次上路的新手……个屁咧,完全看不出来的隐形car,大概是点什么,限制级内容叭,大概。
应该,不会被,屏蔽吧。
标题和内容一点边儿也不沾,ooc预警。

    这双眼睛总是太利太亮,安迷修想,以往针锋相对的画面一幕幕闪过眼前——盯着自己的时候有点危险的眯起来,像镀了月光的柳叶刀,要直落落的把他心里那点儿见不得人的心思剖开了去,晾在青天白日下抖落个干净。
    可是——一滴汗水流到嘴角,在安迷修的舌尖上晕开一抹咸涩——可是现在呢,那两丸紫水晶样的眼睛泡在泪水里,叫情:)欲渲得朦朦胧胧,原本蕴在瞳孔里通透得叫人心惊的神光也软下来,润润的像早春柳梢上刚刚开始融化的细雪。
    从未经受过的快:)感冲的雷狮脑子发蒙,眼神茫然又透着股幼兽一般的慌乱和委屈,平白叫人心疼。
    正义的骑士魔怔了一样,把劳什子骑士道和清规戒律通通抛到脑后,俯下身去亲吻恶党蝶翼一样颤抖的睫毛,一路往下轻轻叼住颈侧的软肉厮磨。
    雷狮被咬的又疼又痒又麻,身 下被顶得酸胀,他无力的挣扎几下,可腿弯叫人掐在手里,头上的头巾被扯下来把双手捆了个结实。雷士躲不开也没力气躲,只能由着安迷修去亲去咬,迷迷糊糊想着,这会儿可笑的骑士混蛋倒有了点名字里“Anmicious——疯狂”的气概,可又是怎么报到自己身上的啊?
    “嘶——”安迷修你这狼崽子下口有没轻没重的啊!雷狮简直要被气笑了,下意识抬抬腿想去蹬他,却被一记深:)顶弄得软:)了腰。几点无意义的呜咽从早哭哑了的嗓子里滚出来,兜兜转转散在了漆黑的阴影里。
    夜还很长。
    窗外只有月亮。

    然后第二天早上最后的骑士安迷修先生发现自己被人用被子捆成了一个春卷脸上还画了五只小王八:D
    安哥:????

好的没了!前边米娜桑还是自己脑补叭(被打)
话说感觉我的分隔符好像自带一股滑稽效果……(沉思.jpg)

我实在不会起标题,段子要什么标题:D
上一个的后续吧,滑稽。

诸葛青抖抖耳朵,脸上还是万年不变的笑容,可瞅着王也一脸傻样眉尖的嫌弃掩都掩不住,心绪一飘飞回了刚见面的时候,当时呀虽然这人清清淡淡一副眼看着就要飞升的样儿,可好歹算个正常道士。狐狸默默挪远了点,又突然想起山上老观主气到七窍生烟,抖着松树皮样的手指着自己骂“妖孽惑人”,自己当时还不服,脸上笑嘻嘻转头就丢了个小法术,撸了树上的花啊叶儿啊,对着那快中风的老头子兜头砸了一脸,现在想想——
呃,好像……还有那么点儿理?
在镇子里逛了好几天,随手拽个人问问都能给你把王道长夸出朵花来,嚯,没想到这个道士没骨头一样,风评这么好。
这么个人儿,好像还真是让自个儿给带傻了。
想到这儿狐狸有点心虚,看着王也的眼神里就带上了愧疚,塌了耳朵往他怀里钻了钻,也不避他的手,由着传说里“君子端方用舍行藏”的小道爷试探着拿指尖蹭自己的尖耳朵,眼神狂喜乱舞跟千百年后某些见了猫主子的人一个德行。
罪过啊罪过。诸葛青甩了甩尾巴,有生以来第一次深刻检讨自己。
“……嘿,老王,咱今晚吃点啥啊?”

wodema我就出去找点吃的回来看见我妈拿着我手机看,吓得我玉米都差点掉地上。
依旧是巨TM  ooc,凑活看叭:D

【也青】初见

起了一个文的名字其实也就是个段子orz
非常短小,而且特别无敌巨ooc
架空世界吧,狐妖和道士:D
我尽力了诸君……别打我我怂死了。

许是在北方呆久了,口音里带上了些许儿化音,偏偏骨子里带着吴侬软语的风韵抹不掉,轻巧的尾音在微卷起的舌尖上弹了弹,晃晃悠悠打着转儿溜出来,脆生生的糊在王也脑门上。
福生无量天尊诶……王也呆了呆,诸葛青说的什么是一点儿没听见。好半晌在自己抬起的手碰上狐狸那张笑脸之前回了神,作恶未遂的爪子忙不迭收回来,转身双手合十朝天默告了几声罪过罪过。半篇清静经在脑子里一过,王也一回头又瞅着那对耳朵那张脸出神,迷迷糊糊想着坠了凡尘入了世好像也没什么不好。
好歹,逮着只狐狸陪着不是?